《歌王之王》購票跟進事宜

日期: 12/10/2021

各位團員家長,我們非常重視《歌王之王》開賣時系統失誤、購票時亦未有限量,導致部分家長未能成功購買。本團對家長購票時的不快經歷深感抱歉。

 

事件上午發生後,同日已即時與「西九文化區」場地團隊開會當面反映,對方亦積極與「香兒」商討其他可行的票務處理方案。在第一階段門票已公開出售的前提,我們檢視並決定內部調配餘下未開售之門票,務求讓每位演出團員有一位家長可入場欣賞。

 

【最新售票安排如下】

 

1)    1015日第二階段公開發售:延期至另行通知

 

2)    通過HKCCHOIR app登記完全未能購票的家長人數,以每位團員一張為限。由本團抽籤安排座位、家長實名購票(詳情稍後公布)。內部登記後其餘的座位才公開發售。

 

我們收到許多小團員和家長失望和傷心的訊息,亦很心痛努力籌備的演出在開售安排上令大家有這不愉快的經歷。與場地商討過這臨時安排,是現時最可行及讓最多家長入場的辦法。除了購票問題,我們會繼續與場地探討不同安排以提升家長的參與度。

 

本團理解和尊重家長經不同渠道表達意見和不滿。就家長眾多問題,我們亦想藉此解答大家的疑慮。

 

l  「為何不可以內部認購呢?」不同演出場地在每一場公開演出,對內部認購門票的比例和數量有規定。以戲曲中心為例必須七成公開發售、最多三成內部認購。即使預留全部三成門票供內部認購,亦幾乎肯定未能滿足需求。而內部認購會涉及人手編配不同票價、座位數量及位置,同樣會出現先到先得情況,更衍生內部門票分配不公的猜疑。因此,本團傾向交由第三方專業的售票平台處理,確保購票過程客觀和具透明度。

 

l  「舉辦內部演出,所有門票內部認購不是更好嗎?」若閉門演出、所有門票內部認購,變相是包場硬銷。不論能否出席欣賞,每位家長均需承擔和認購指定數量的門票,同時也有內部門票分配不公的猜疑。因此,我們希望讓家長在有彈性、有選擇自由的售票模式下購票。公開演出亦是對團員水準的一個肯定,所以選擇以公開演出模式舉辦音樂劇《歌王之王》。

 

l  「可以設限額售票嗎?」過往在康文署場地舉辦演出,其系統「城市售票網URBTIX」售票時設有交易上限。這次與新場地合作時,曾提出限制單次購票的數量,但對方表示系統未能支援。我們承認此舉有不足之處,日後會更謹慎處理。

 

l  「為何當天才公布可在『西九文化區』手機應用程式購票?」本團事前未獲通知有此購票渠道,是直至售票系統失效時向對方查詢才獲悉。我們已盡快在HKCCHOIR appFacebookInstagram通知家長。及後「西九文化區」補充指手機應用程式於上一、兩周推出屬試行階段。

 

l  「為何要分兩階段售票?餘下35%門票即是多少?」在政府防疫措施下,現時最高入座率為八成半。所有演出場地均需先開售半成門票,及後才可開賣餘下數量。戲曲中心大劇院而言,35%門票近400個座位。

 

l  「可以考慮加演出場次嗎?」無奈本港有相當規模容納團員人數的場地實在不多,加上放鬆防疫措施後場地檔期更為緊張。以戲曲中心大劇院為例,《歌王之王》演出後的翌日(1122日)已緊接有另一演出單位。

 

l  「服飾費用很昂貴。」為配合劇情和舞台效果,演出團員需另購演出服飾。角色造型由專人設計,並由指定供應商製造。本團在聘請供應商前經三間公司公開報價,並選用價格最低者。平均服飾費為$500,個別班別或團員於多幕演出費用則可能較高。我們亦盡量安排戲服的設計能於平日再次穿著、減少浪費。

 

l  「網上限時付費平台重溫是甚麼?」我們希望團員有機會觀賞自己的演出,如往時製作DVD般供家長與小朋友一起重看。所以考慮在演出過後約12月初,提供網上收看方式便利大家。收費的主因是應付額外錄影開支,屆時家長可自行選擇是否重溫。

 

「香兒」在《歌王之王》安排上與家長期望有落差,我們將虛心檢討如何改善日後的演出安排。有家長藉詞質疑本團從音樂劇中只求獲利,「香兒」一直本著音樂教育宗旨、豐富團員不同演出經驗,才會全力製作團員較少接觸的音樂劇。門票收益只能抵銷部分高昂場地成本和製作費用,已肯定錄得逾六位數虧蝕。尤其疫情下,我們更加珍惜小朋友每一次的演出機會,希望家長會諒解我們不惜功本、人力、物力去籌備音樂劇的心意。

 

香港兒童合唱團

Top